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——东坡先生夜访苏伦

2023-01-09 16:35:28 75

摘要:这夜,人静月清。我独坐于室内,掩卷深思。末几,怏然入睡,及幡然醒来,徒感满腹经纶无用处。而时光飞逝,功名未成,不禁悯然,双眼乏神,望天吟道:“得即高歌失即休,多愁多恨也悠悠;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。”倏忽间,一阵风尘猛袭我眼,我紧闭...


这夜,人静月清。我独坐于室内,掩卷深思。末几,怏然入睡,及幡然醒来,徒感满腹经纶无用处。而时光飞逝,功名未成,不禁悯然,双眼乏神,望天吟道:“得即高歌失即休,多愁多恨也悠悠;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。”

倏忽间,一阵风尘猛袭我眼,我紧闭双眼,不让风沙渗入,未知何故,待定了心神之后,睁眼视之,却见一老者,坐于旁侧,观其容貌,却是古代文人的装束,甚有道骨仙风,慈眉善目,含笑视我,说道:“按理汝已早熟识我,汝幼时起便读我诗文。我与汝未曾碰面,此番得遇太白,他托我托梦于汝,我恐汝不信,便现身于此,他嘱咐我规劝汝一番。”

我冥思追忆逝水年华,不知其所云,惑然视之。

他微笑道:“汝不怕我!”

我道:“你不害我,我何惧也!”

他诱导:“汝记得十年前得遇高人否?”

我实言:“那时我年幼,不知所遇者是谁,他与你一般模样,他待我不薄,曾说要赋予我诗情,至今佑他之福,尚写下不少,但仍不曾有一首扬名于世。”

他问:“汝曾投稿否?”

我实话实说:“我尝将自以为不错的诗寄予《诗刊》等,却未逢赏识我之人,恐怕辜负那位前辈之厚望!”

“汝岂知那位高人是谁?”我摇了摇头,无言以答。

他笑道:“此翁乃青莲居士,李谪仙是也!”

我蓦地一惊。

他继续道:“汝前世与他有宿缘,曾拜他为师,他一生漂泊不定,故未传授。仙去后,知汝出生于此,十年前曾预感汝将来必遭桃花之劫,先赋予汝诗情。人世间,最难摆脱,乃是情伤,想当年玄宗皇帝眷恋杨贵妃,终究误国,唉!”

他顿了顿,做了一声长叹!

我未敢插嘴,一脸虔诚地目视着他,想来者必是高人。

他见我谦逊,继续说道:“幸好事后汝尚能自救,且不如维特之愚蠢,汝刚才为何慨之?”

我坦白答道:“吾乃无奈,自幼读书,自知强扭的瓜不香,又恐辜负家父的厚望,在家泪泣三日,终乃惨然弃之,后渐通事理,大丈夫存于世,当立名于世。吾好文学,却不如韩寒,郭敬明等春风得意马蹄疾,内心甚有不甘,此际诗不成,文不就,是为感慨也。"

“汝愿为谁?”他问我。

“当如徐志摩,然深知此事难成。太白有云:‘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’我长久不得志,唯有以酒消愁,只是觉得度日如年。”

“汝岂知太白也有诗云:‘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’”

我默然顿首。

他继续说道:“所谓生死祸福,关于天命,又在人为。诚如韩寒,郭敬明,徐志摩之流,皆乃承祖上累积功德,泽及后世。汝曾得太白兄青睐与提携,根基不错。尚未成名,此乃时候未到。此番汝与我二人相遇,实为有缘。我当引汝入明净之地。汝当知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”

我默然点头,问道:“先生何许人也?怎知得失与我等待之态度。今夜弟子听尊师明言,胜读三年诗文,心胸豁达许多!”

他乃道:“老夫乃苏东坡是也。”

我一听,徒然欲跪谢。

他让我免于行礼,又道:“余当年被贬杭州,后黄州,又惠州,后又詹州。余不敢违余心愿。诗文,我所欲也。名利不过是身外之物,求诗文者当不求名。大丈夫行于世,当为民造福。”

我坦然道:“当今此四处人民皆感恩于你。”

东坡笑而不以一言置之。蓦然,窗外落叶旋飞,沙沙地响。东坡抚须道:“来者可是钟书贤弟?”

此番进来之人乃当代学究钱钟书无异。我曾窥过其相片,故识之。当下,立于一侧,一脸诚恳。他对东坡笑道:“此君乃太白兄膝下弟子?”

东坡点头称是,钟书笑道:“城里的人想冲出去,城外的人想挤进来。太白兄的好徒弟,果然眉清目秀,气宇轩昂。古有云:师从弟荣,我晚年曾收得一弟子,至今已有少成,他也曾说过:一个人要死的时候,什么名,什么利,什么爱,什么恨,都是棺木一缕灰尘。我不重名利,世人却给我戴上无数的光环。我实在愧不敢当,所谓营大者,不计小名;图远者,弗拘近利。太白兄两对诗已点明得失,而我们对待生活的态度,应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前者如松龄兄、雪芹兄一生不得志,仙逝后却一直受世人推崇与尊敬。正所谓得者喜洋洋,失者心戚戚。弟子已有所悟。”

当下问我,何为名利与得失。

我坦然地说:“得是空,失是空,成名是空,虚名也是空。”

苏东坡笑道:“他懂了,此番当不负太白兄所托。”

苏钱两人相对而笑,窗外夜益清。

我欣然笑对两位长者,内心犹如卸了千斤巨石,霎时一轻,继续高声吟道:“天生我才必有用。”

【注:此乃梦中所遇,或可称为故事新编。东坡知天命,钟书通情理,故对待得失态度有所不同。】

文/苏伦,85后作者,新媒体人。左手写诗,右手写小说。自是红尘一俗客,如今纷落人世间。主要长篇《随风荡》《请许我尘埃落定》;诗集《别了,我曾经梦过的女孩》等。微信公众号:sulun1019(苏伦)。微博:@苏伦_

目前正在个人微博连载最新作品中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